何染

cp:邦良 信何
咸鱼一只_(:з」∠)_
邦良 信何吹!
一个写文渣,不喜欢ky,梦想是成为大佬!
头像是找大大画的私设萧何,不要盗用,谢谢(*'▽'*)♪

邦良(七夕)

人人都知道,教堂是个神圣的地方。每天都会有人来祈祷,只希望神能保佑他们,可是神真的存在吗?反正我不知道,但是主教却以神为信仰。

主教作为一个拥有强大言灵法术的天才,情商却令人着急,教堂里谁都看得出圣殿之光对他的情感,可他却居然还未察觉,一问起他,他给的回答就是:我们只是朋友。

今天是七夕许多恋人来到教堂祈求神的祝福,待最后一对情侣祈求完毕后,张良问一旁的韩信:“为什么那些人都会来呢?”

“这只是一种信仰而已吧,谁不希望自己和另一半得到神的祝福,永远不分开呢?”

“那为何要靠神明?”

“这个我就不懂了。”

半夜,张良还在想着人世间所谓的“情”。看着窗外的灯火,唉,果然出去散散心比较好。

水面上飘过一盏盏花灯,也不知道谁会那么幸运得到最特殊的那一盏呢?

张良走在河边,凉风吹的他紧了紧自己单薄的衣服,眼前突然变黑,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:“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

“刘邦,都多大了还开这种玩笑。”

“嘿嘿,不过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刘邦就是人们口中的圣殿之光,和张良一同长大,至于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张良的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“散散步呗,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来陪你啊。”

张良不说什么继续向前走,走累了就找个长椅坐下看着天上的烟花,就像为牛郎织女再次相遇的祝贺般。

风吹的张良有些困意他靠在刘邦的肩上,“别动,让我靠一会。”

刘邦轻笑,将他拉入自己的怀中,“这样会暖和一点。”

“嗯……”渐渐睡去,刘邦的怀抱很暖,让他很有安全感。

凉风吹过,让张良在刘邦的怀中又靠了靠,刘邦将自己宽大的披风取下盖在张良的身上,熟睡的他也是那么的可爱。

刘邦将张良抱起带回教堂,把他放回床上盖好被子。看着他熟睡的脸庞真是想叫人欺负一番,刘邦在张良的面上落下一吻,轻声道:

“七夕快乐,My sweetheart”

萧何月下追韩信

此次是完全按照历史写作的,如果有遗漏欢迎指出!可能写的有点多,灵感来了呗,一个小可爱点的文,还是谢谢她,不然就没有灵感了(*/∇\*)。此文部分有借鉴。爱你们,笔芯(♡˙︶˙♡)说实话,越看萧何说是张良的功劳的时候越能想到邦良(/ω\),写的肝疼_(:з」∠)_,这个写完就开始填我剩下的坑啦,但愿能在有生之年写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说萧丞相啊,最近孤净做噩梦,是为何呢?”坐在龙位上的刘邦显得有些疲惫,他对旁边的萧何说。

萧何连忙问道:“不知君主最近做过什么噩梦呢?”

刘邦想了想说:“好像是在山上,对面忽然跑来一只猛虎,孤转身就跑,一着急就醒了。第二次是回到了大泽乡,忽然对面游来一条巨蛇。这是不是不详的预兆啊?”

萧何一听,连忙拍手祝贺:“恭喜君主!”

刘邦十分不解,噩梦有什么好恭喜的?于是问:“喜从何来?”

萧何解释:“根据《周公解梦》来说,上山遇虎,人泽见蛇,这叫龙虎风云会,是要成为君王帝业的上上之兆。不过,要说不详,当前的确存在着三个不详。”

“哪三个不详?”

萧何掰着手指头一一举例:“有贤士而不识,是一不详;识而不用,是二不详;用而不用其长,是三不详。”

刘邦哪里听不出萧何的意思,微微一笑:“我说萧何啊,你是不是又要推举韩信啊?”

“韩信是帅才,我怎能不推举?这毕竟是我的责任。”

刘邦心里虽然有些不快,但对韩信上任后的一些举动颇为满意,面色很是难看。

萧何正想说出自己的见解,樊哙却夺门而入:“君主,士兵们都在杀马充饥,你可知晓?”

“有这事?”

樊哙答:“回陛下,臣亲眼所见。”

一旁的萧何听了也莫名其妙的,按道理来说,原来的敖官的确存在这种行为。但韩信来时已经制订了新的规章,加上了管理,应该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,不知樊哙将军的消息是从何而来。

萧何对刘邦说:“君主,请让我再去查一查吧。”

“还查什么?难道樊哙将军说的有错?”刘邦已经十分生气了,经萧何这么一说便更气了。

“可那也是个别情况,让韩信加以制止就行了啊。”

“在我的地盘里不可出现任何情况!”刘邦十分愤怒,他对樊哙说:“将军,你去把那些擅自扣留军饷的人,连同韩信一起处斩,任何人都不可求情!”

萧何看刘邦如此鉴定,呆若木鸡的站在朝廷上,半晌没有动弹。

很快,韩信和他的手下们被扣送到刑场。周围的“汉”旗哗哗飘荡,韩信和十四名死囚纷纷被压上来,樊哙走在最后,随后也有许多看热闹的民众赶来。

眼看着那些死囚一个个被斩首,刑台上早已血流成河,人头满地。

最后,轮到韩信了,韩信自己走上刑台不禁感叹:“汉王不是想要天下吗?那为何要杀一个可以与项羽匹敌的壮士呢?”

“韩信!你都死到临头还嘴硬!”一旁的樊哙挥手下令刽子手准备,那人刚举起刀准备斩首就被叫住。

“不可以杀韩信!给我住手!”只见萧何跑了过来把那个刽子手推开,将韩信拖了出来挡在他的面前护他。

“萧丞相,你明知道韩信被判死刑,为何还要过来阻止?”樊哙走到萧何面前问。

“韩信不能杀!我相信军饷的事和他无关!”萧何死死护住韩信不离开半步。

“可这都是君主的命令,你当时也在场,我们不能违抗。”

“呵,是君令吗?”萧何拿起刽子手的处刑刀以自己来威胁樊哙:“若你敢杀韩信的话,就先杀了我!”

“别别别,丞相别这样,我这就放了他。”樊哙不情不愿放开韩信,离开之前踢了他一脚说:“算你运气好。”

“什么?丞相竟敢违抗君令!”坐在皇位上的刘邦听到这个消息后龙颜大怒,他不相信自己最信任的手下会违抗自己的君令。

“是的君主,丞相他不管怎么样都是死死护着韩信。”

“那个胯下匹夫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丞相这般护他。”刘邦坐下摇摇头说:“把丞相叫过来,孤要亲自问他。”

尽管刘邦已经在很努力的压住自己的怒火,但心中还是有些不平,自己最信任属下居然这般违背君令。

“臣,萧何,叩见君主。”萧何走进朝堂叩首。

“丞相,这里没有别人,起来吧。”

“谢君主。”萧何起身问:“不知君主唤臣有何事?”

“萧丞相,你最好给孤解释一下为何要护那个废物?”

“君主,此人文韬武略,足智多谋。若是杀了他,天下再无人可与项羽匹敌。若是这样,你还想赢得天下吗?”

刘邦想了想:“子房会给我推荐三军主帅的。”

“若子房他没有挑选到好人才呢?”

刘邦听到这里一愣,仔细一想,萧何说的也有道理,若是没有呢?但是经过萧何这么一说,那个韩信貌似也有点用处。但刘邦还是保持着半信半疑的心理说:“到时再说,但是这事不能就此过去了,我将他降为连廒,免他死罪。”

“谢君主。”

萧何叩首离去,也好把韩信的命保住了,就算是降级也值了。

自韩信被救的那天起,他就一直对萧何存着感激之情。有天他走进萧何的府中,萧何把手中正在品尝的茶水放到桌上,“重言?不知找我有何事啊?”

“没有,信只是来谢萧丞相的救命之恩。”韩信跪地抱拳,萧何见状连忙把他拉起来“不用谢我,能保下你子房也有一半的功劳。”

“张留侯?关他何事?”

“其实是汉王与子房有约,子房答应会为他推荐三军主帅。如今汉王又无法得到子房回音,故此迟疑。”

韩信心里更加不爽:“原来是汉王看中的不是我的能力,而是留侯的面子?”

萧何也很无奈:“汉王赦免了你,将你降为连廒官,你就安心等待汉王的重用吧。”

韩信不说什么,告辞萧何匆匆离去。

傍晚,韩信躺在床上心烦意乱的想着早上发生的一切,回到府中时更是吃不下睡不着,果然还是给丞相添太多麻烦了……

夜半,韩信收拾好自己的行囊,背上与自己征战多年的宝剑,就这样,离别吧……

韩信骑着马走出城门,没有一个士兵对此有疑心,静静的离开。

清晨,萧何来到韩信的府中找他却被差人拦了下来:“抱歉丞相大人,韩信他走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萧何听后十分吃惊连忙问:“他去哪了?”

差人答:“不知道,他没说。”

“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一问三不知,萧何进入韩信的房中,里面整整齐齐,未见异常。拿起桌上的表册也没发现什么便放回原处。

“他几时走的?”

“大约五更时分。”

“五更……”萧何思索片刻说:“走的还不远,你与我一同去追!”

萧何不急着换衣物,也不急着通报汉王就带着两个差人向东门而去。来到东门,萧何问守门官:“你们可曾见过一位红色长马尾,身背宝剑的将军离去?”

守门官想了想答:“好像是有一位,那时城门刚开他便骑马冲了出去。”

“谢谢了。”萧何听后快马加鞭的追赶,他可不希望这样一个人才离去。

“我们追了多远了?”萧何停下马问身后的差人,差人想了想答:“估计有七八十里了。”

“你们饿吗?”

“现在已经日落了,肯定饿了。”

萧何想了想:“也是,我从上朝时就没吃东西,何况还把你们也叫了出来,我们去找个客栈吧。”

萧何带着人走进一家客栈,店家闻声出来迎接,一看是萧何便更加热情:“原来是萧丞相啊,不知您到客栈吃点什么?”

“你这里吃什么最快?”萧何问。

“阳春面。”店家答。

“那就给我们三碗阳春面,谢谢。”

“不来点酒菜吗?”

“不了,我们赶时间,麻烦告诉伙计让他快一点。”

“好嘞。”店家对厨房的方向大喊:“阳春面三碗!”

“店家,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红发类似将军样的人路过此地?”萧何问了问,心想若真的路过了的话那就离韩信又近了一步。

“好像是有这么一人,貌似已经路过一个时辰左右了。”店家想了想说。

萧何听到这里更是心急如焚,只想现在快马追赶,但是却饿着也无力追赶。伙计将面条端上来的时候萧何和差人便狼吞虎咽的吃下去,好像几天没有吃饭似的。

一碗阳春面只吃了一半,萧何便离去,他吩咐一名差人回去办事。带着剩下一名继续追赶。

已是傍晚,萧何不知追赶了多久,本想返回却发现前面有一黑影闪过,心想那一定是韩将军,便加速追赶。

“韩将军!韩将军!”他这样叫着,可是那人却没有丝毫想停下的动作。好不容易追上了却发现并不是韩信,萧何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路过此地的商人。”那人答。

“那你刚刚为何要跑?”

“我以为遇上山贼了。”

“好吧,你走吧……”萧何将他驱走继续追赶,那人的出现让他心灰意冷,本以为遇上了韩信却不想追错了人。

不知走了多久,萧何看见树下有一人,仔细一看是韩信!连忙下马,却不甚摔了一跤。

正在看着湖面中的自己的韩信察觉有动静,回过神来向源头望去,发现是萧何连忙过去将他扶起。

“丞相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萧何不说话,死死抓住韩信的胳膊,一直盯着他。

因为心虚,韩信垂下头愧疚的说:“抱歉丞相,信让你失望了……”

萧何见状叹口气,拍拍韩信的肩膀,“也不怪你,若你汇报的话是绝对走不掉的。”

“丞相三番五次的保举我,知遇之恩韩信知齿难忘!”

“韩将军,你我一见如故,视为知己。你能忍心放弃老朋友一走了之吗?你还是跟我一起回去,若汉王再不重用,那就是他不思东进,要就在南郑养老。我可不愿在南郑埋掉这把老骨头,也同将军一块离开!”

说到这里,只听后面人喊马嘶,萧何等人回头看去,却是夏侯婴带着一彪人马赶来了。

“韩将军,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,这让我们兄弟几个怎么办啊?”夏侯婴下马说着,韩信跪下,把夏侯婴吓了一大跳,“韩将军你这是干什么?快起来。”

“抱歉,韩信生性愚钝,几位将军多次推举信,可信却从未把握好机会,现在只想离去,相信汉王身边会出现更多将领的。”

夏侯婴和萧何见这样也不好说什么,这时萧何之前安排的差人走到身旁将东西递给萧何,萧何连忙把韩信扶起来说:“既然韩将军执意要离去,我等也不强求,不如在这里对饮几杯,吃点酒菜就当给你送行了。”

三人坐在一起,夏侯婴喝完一碗酒说:“韩将军,真是苦了你了。其实君主他并不是不信你,他更信的还是留侯。”

萧何接道:“这点夏侯兄倒没说错,你我本能一起辅佐汉王,可能让君主相信并重用的唯有子房的角书了。”

“角书?是这个吗?”韩信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封角书,萧何接过后看了看又惊又喜,“重言!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为什么不早早拿出来?”

韩信破涕为笑,把自己不想依靠别人而用实力去让刘邦重用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,二人听后不由得佩服韩信。

萧何也十分高兴,果然自己没有看错人。

有经验的人,向水中投一石子,便可知水深浅。石子入浅水,水花四溅,虚张声势;石子入深谭,悄无声息,不动声色。即所谓深水不响,响水不深。萧何认定韩信就是一潭深水,所以才不厌其烦、不辞劳苦、三番五次的推举他,追赶他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后还是达到了目的——韩信跟着他和夏侯婴回城了。

第二天早朝,刘邦将诸事商议完毕,便宣布退朝。

官臣们纷纷告退。待所有人都离开,萧何问:“君主,封元帅的事,不议了吗?”

刘邦说:“还是等子房的角书到了再议吧。”

萧何故意卖一个关子:“若子房举荐的元帅已经来了呢?”

刘邦立即兴奋地说:“当然要议!子房推举的元帅在哪里?”

“早就到南郑了。”

刘邦十分疑惑:“孤怎么不知道?”

萧何微微一笑:“君主你不知道,我也不知啊。君主,请你看一样东西吧。”萧何边说边将张良的角书递了上去。

刘邦接过瞥了一眼,惊喜地说:“这不是子房的角书吗?萧何呀萧何,幸亏当初没有用韩信,不然咱可怎么安置子房推荐来的元帅?”

萧何见刘邦被喜悦冲昏了头脑,好心提醒道:“君主,请你仔细看一下。”

刘邦仔细看看,“怎会是韩信?那为何他不早早把角书递上来,事到如今叫我们情何以堪啊。”

萧何解释:“重言性情孤傲,不愿意考别人上位,宁愿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。”

“难怪子房会推举他,幸好你不远万里的将他追回,不然我可就铸成大错,遗恨千古啊!”

萧何听到这里,知道刘邦的愧疚之意,便说:“君主,如今子房的角书已经到了,你放心了吧?”

刘邦爽朗地说:“放心了!完全放心了!你现在就去把韩信宣上殿来,封他为三军大元帅!”

萧何摇头:“不行。”

刘邦心想:先前没有角书,你却一直冒死推荐韩信,如今就要封他为三军元帅,为何又不行了呢?于是急切地问道:“为何不行?”

萧何解释道:“君主,你一向待人傲慢无礼,随便呼叫,而韩信最忌讳人家看不起他。现在你又要拜他为元帅,可不能把他当孩子,喊来就来,说封就封。若如此草率从事,一来对他礼貌不周,二来对三军将士无法树立其威信。因此必须在广场上设拜帅台,选择一个黄道吉日。大王亲自沐浴斋戒,按礼仪进行拜帅,以示隆重。”

刘邦想了想,便笑着对萧何说:“还是丞相想的周到,那就依丞相所言吧。”

萧何接到任务后,对拜帅筹备工作,进行了周密的思考与准备,然后召集灌婴、卢绾,向他们派发任务。

随后,萧何又给卢绾派发任务,命令他从今日起,将汉王准备拜帅之公文行走全境四十一县,拜帅值日,前来庆贺。卢绾也接令告退。

灌婴办事雷厉风行,几日功夫,拜帅台便已修得有了雏形。工地上,木头、青砖石灰等建筑材料堆积如山,周围搭满了大大小小的工棚,施工者忙忙碌碌,热火朝天。

樊哙和夏侯婴来到工地参观,见灌婴正在指挥下属做事,樊哙笑着问道:“灌将军,大兴土木,这是干什么啊?”

灌婴知道樊哙明知故问,还是回答说:“奉大王之令,修建拜帅金台!”

樊哙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不就是拜帅吗?何必这么大兴土木?”

夏侯婴却说:“樊将军,金台拜帅古有先例,比如商朝成汤拜伊尹,周朝武王拜吕望。这是汉王要拜……要拜……只是不知道他要拜谁?”

樊哈没有听到下文,十分失望。便超近潮要问道:“浦将军,你总该知道拜谁吧!”

灌婴也一本正经地回答: “樊将军,我也不知道。”

樊哙觉得实属无趣,便嗤之以鼻:“真问死人了!这有什么稀奇,还要保什么密?’

夏侯婴“扑哧”一笑,说:“保密就保密吧,道时自然就知道了。”

 拜帅的那天清晨,雄鸡三唱,东方发白,南郑城中依然灯火通明。张灯结彩的店铺陆续开门,人们呼朋唤友,纷纷向城外走去。军队也整队步出营帐,开到锦屏山帅台下集结。满朝文武则穿戴整齐,牵着马两人一排地等候在官门之外, 队伍延伸很远,十分壮观。

丞相府中,韩信感到时候差不多了,便手握宝剑,从外书房走出来。

萧何见后递上一杯清水,将他的宝剑拿过来擦了又擦,直擦的寒光四射。又见他的发鬓有些松乱,便叫他坐下重新梳理,将他皱褶的衣服扯平。

走到他的前面仔细端量一番,然后夸奖道:“像个大将的样子,等会把元帅服一穿就更威风啦!”韩信谦逊地微微一笑,没有说话。

拜帅典礼就要开始了,刘邦与夏侯婴来到相府门前,夏侯婴跳下马来,搀扶刘邦下马。

刘邦看到韩信出来,便对身后的马夫摆手道:“马来!”

萧何把韩信扶上马,随后自己与夏侯婴也随即上马,跟在刘邦、韩信身后。

队伍中的樊哙总想知道今天要拜的帅究竟是谁,所以一直找机会往人探。趁车队拐弯的时候,他终于看清了此人竟是韩信,顿时感到十分不格。我等万苦千辛,出生人死,随大王到此,现已三年,大王要拜韩信为心中我们要听饿夫节制,大丈夫焉能受这种晦气?不行!我非到汉王马前拦驾参本大今不可!

想到这里,樊哙将缰绳一摆,掉转马头,来到汉王马前,甩镫离鞍跪奏道:“汉王,韩信乃淮阴饿夫,乞食漂母,受辱胯下,在楚国当了三年执戟郎官今天要登天拜为元帅,我等不服,这拜帅典礼,就取消了吧!”

韩信听罢也不言不语,镇定自若,抬头挺胸,凝视前方。萧何一气得差点从马上掉下来,又见刘邦面有迟疑神态,只得催马向前一步,高声叫到:“君主,金台拜帅乃国家大典,樊哙竟敢拦马进言,扰乱秩序,依法当斩。”

夏侯婴接道:“君主号令已出,众当遵守。樊哙却自持功高而目无法纪。倘使人人效尤,元帅何以行令?君主何以东征?君主不能怜惜樊哙一人,而坏了国家大事。”

  刘邦不得已只好下令说:“来人啊,将樊哙斩首示众!”几名军卒立刻将樊哙五花大绑,推出队列。樊哙没想到刘邦竟然会为了韩信而怪罪自己,刹那间也愣住了。萧何看到樊哙被推出去之后,连忙轻声对身边的军士命令道:“先带在马后,听候发落!”

军卒奉命将樊哙拴在马后,樊哙只好低着头,懒洋洋地跟着马走。众将士瞥见之后,不禁暗暗发笑。

拜将大典结束之后,萧何便跟着汉王回到银安殿。

刘邦对萧何道:“今天这拜将大典多亏贤卿安排,本王非常满意。唯美中是赞哙拦驾进言,扰乱秩序,我下很心要将他斩首,你又救他一命。 现在你看这件事该怎么处置?”

萧何道:“大王,樊哙扰乱秩序,破坏大典,

的确是犯了死罪,依法当斩!”

刘邦问:“那你为何还要救他呢?”

萧何解释道:“我也没说救他,只是觉得那么隆重的场合杀人不吉利,才说‘听后发落’,这‘听候发落’不等于不杀啊”

刘邦十分困惑,惊疑道:“照你的意思还是要杀?”

萧何反问道:“君主既不想杀他,为何当时要下令斩首呢?”

刘邦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:“当时那个阵势,我不下令行吗?但是,承相啊,你不是不知道。樊哙是有功之人,也是我们的好兄弟,我能为这点事儿忍心杀了他吗?”

萧何说:“君主,樊哙是有功之人,你已经赏过他了,封了舞阳侯。现在犯了罪,就得罚,赏罚要严明,该杀就杀。虽然他是我们的好兄弟,但是王法无亲疏,儿子见了死罪也得杀,亲戚就更不用说了。即便你舍不得杀他,还有人会杀他。”

刘邦问:“谁?”

萧何说:“韩信”

刘邦疑惑:“韩信?”

萧何点点头,说:“君主你想,樊哙瞧不起韩信,以后却偏偏又要听韩信的指挥,他若是不听,韩信就会按军法处置杀了他,是不是?”

刘邦觉得十分有理,可还是不忍心杀掉樊哙,求计于萧何:“我说萧何,可不可以想个万全之策,让他逃过这一劫?”

萧何回答:“你若想让他逃过这一劫, 就必须叫他打心眼里佩服韩信才行。”

刘邦叹了一口气,为难地说:“唉,他那个牛性子,你又不是不知道,恐怕难得转弯。”

萧何建议道:“那就必须下重药,首先将他的舞阳侯革了,贬为士卒,派到将军府去当差。等他看到韩信的真本领,他就不得不服了。以现在的情况看,非如此不可。你要知道,现在看不起韩信的大有人在。只有这样,让那些看不起韩信的人从樊哙身上吸取教训,才能提高韩将军的威信。”

刘邦觉得有理,便点头同意,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萧何去办。

 萧何告辞刘邦之后,便对所有人宣布:把樊哙的舞阳侯革去,贬为士卒到将军府当差。



占tag抱歉,这里是我将来要写的文,首先我得把另一个坑填了,至于cp顺序请看图,谢谢(*'▽'*)♪,邪教比较多,注意避雷(๑˙ー˙๑)
乱坟岗的是约策
嫉妒是明奕
愤怒是信何
这里重新规划了一下,对不起

这是真事改编的,用他们俩的设定皮一下,后面是我发的朋友圈,我到现在都忘不了那个男的看我的眼神(눈_눈)(由于朋友圈备注都是真名所以马赛克了|・ω・`))

胎记

60字内写虐文(我不是懒得想剧情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传说,人们身上的胎记代表着他上一世是怎么死的。

普通的人们只有一处胎记,我最好奇的就是:

韩信身上有多少呢?

和闺蜜的排位互坑日常(1)

“一座毁灭的城市,需要靠另一种毁灭重建。”

“越是拒绝,越想吃掉你,教廷的家伙。”

这里是今天和闺蜜打了一场排位赛发生的故事!还挺好玩的,就拿来写文了,已经问过她了,她说没问题。每篇我会用我们所用的英雄(皮肤)台词作为开头。她的名字是冷鸢,我改名是何染,所以写的时候就把名字简化一下啦~写这个就是用比较欢脱的文风,不定期更新,毕竟排位赛不一定是什么都有趣的(ノ_ _)ノ

最后准备时间

染(刘邦):呦,对面不好打啊,三个肉。早知道就禁关羽了,还想着不禁张良我就能用了。

鸢(孙尚香):算了吧你,就你还法师?你法师就会张良然后还天天上扳位,再说了这次没禁又怎么样?你看一楼不也没帮你抢吗?

染:emmmm……不要揭穿这个事实……话说你打得动吗?

鸢: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第二件出破甲(弓)吗?

染:我哪知道,孙尚香跟个几百年没玩过一样,你看着出吧。(来自某200多场孙尚香玩家的敷衍)

鸢:……(不靠谱的家伙……)

开局

染:是时候确认眼神了!

鸢:完了……中二病又开始了。

染:小白起呀,你要走哪条路啊?(围着他转圈圈)

白起:……(和我一起在泉水转圈圈……)

鸢:哈哈哈!遇到对手了吧!

染:啊……我和你走吧……

开局三分钟

鸢:哇,你在干什么?一直猥琐在草丛?

染:如果你想被对面李元芳抓死的话,我就不蹲草丛了

鸢:邦哥我错了……

染:知错就好

打团

染:啊嘞?你们怎么团了?(正在下路清兵线)

鸢:鬼知道啊,莫名其妙就开团了

染:好吧好吧,等我一下(传大中)

Double kill

Triple kill

Quadra kill

染:哇,厉害了

鸢:我五杀呢?

染:知足吧你,还五杀,第一个肯定先死

鸢:到底是谁抢了我的五杀……

准备开龙

鸢:集合打龙了

染:麻烦,为什么主宰不能在下路呢……

鸢:算了吧,我还在想到底是谁抢了我的五杀呢……是不是你……(打开数据栏)……没什么

染:啊?(看了看战绩0/0/8)你想死是吧,我全打的是助攻好吗?

鸢:没有,我就猜猜而已,以为你抢了(努力憋笑)

染:还想要大(招)吗?看到我们队的张良(天堂福音)没?一会儿就传他了,我宠的,不服?

鸢:邦哥……我又错了……

好啦(¬㉨¬),就到这里结束了,两个中二病在这里打排位真是精彩。最后我们赢了,不过MVP是我哒(*'▽'*)♪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……好了,今天的就到这里,下次再看看有什么好玩的事吧_(:з」∠)_



我宠的,不服?

萧何刚接触古琴还是韩信送给他的,要不是韩信想听,他才不会去练习这种东西呢。

可是由于是自行学习弹的肯定难听,但韩信却表示没关系,我爱听。

但是,因为隔音关系,隔壁的刘邦实在受不了了就来反应了:“我说重言啊,你们家一天到晚在搞装修吗?为什么那么吵?”

“没有啊。”韩信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。

萧何这时出来说:“抱歉,是我在练琴,给你造成困扰了很抱歉。”

“啊,不用了,只是说一下,要不让韩信找个人教教你?”

“……”沉默不语。

邦:我好像说错话了……

一旁的韩信实在看不下去就把萧何搂进自己的怀中:“我媳妇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我宠的,不服?”




萧何月下追韩信(序)

曾经,我受过胯下之辱。但是如今却不被重用,我选择放弃去投靠汉高祖。

“君主,臣,想向你推荐一位贤士。”他这样对高祖说着,可却依旧从未得到重用。他对我说,他会想办法的。

直到有天,军队开始闹饥荒,士兵们都在杀马充饥。毫无疑问,高祖将我和我的手下拿下,送上处刑台。

到我之时我从未害怕,我缓缓走去,看着台下民众的唾骂,我选择无视。在我快被处刑之时,他冲到我的面前将我救下。甚至要用自己的生命要保护我,呵,我一胯下匹夫哪里受的起这种待遇?

被救下后,我向他道谢,傍晚之时我悄声离去,毕竟也不想再给他添麻烦了。

我从未想到他会花三天时间将我追回,我回去后他让我听候差遣。

“君主,这是子房兄的角书,请过目。”

“韩信?子房怎会推荐这样一个人?”

“子房兄的眼光不会差,请信臣一次。”

“好吧。”我知道高祖十分不情愿,但是他十分信任丞相和留侯大人,“那你把他宣来,孤立马将他封为三军大元帅。”

“不,君主,臣要你在广场设拜帅台,以最隆重的仪式将他封为将军。”

那天,终于到来,我与他们一同骑马向广场走去,直到樊哙将军的出现我才知道萧何是多么狠心的人:“樊哙将军,你在这么隆重的场合公然阻止不好吧?”

“没……”我话还未说完他便下令:“来人,将樊哙将军拉下去,依法斩首!”






emmmm……就这样吧,结局有点烂尾……但愿能在我有生之年写完并发出来……

信何cp!第一人称视角,萧何视角。有历史梗,这里的萧何也有点偏黑暗系,挑战不超过150字写一个虐文。emmmm……完美148个字,关于之前小可爱点的文我还在写,可能要等一段时间了,至于时间请参考曲终一人散吧_(:з」∠)_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知道吗?我的身边最近总有人会对我说自家恋人怎么怎么样的,听得我头都大了。

他们还问我韩信他怎么样,我只是嗤笑一声离开,从未想管过他们。

我不知道韩信这家伙是真傻还是假傻,这辈子居然这般疼我,恐怕已经忘了吧。

恐怕已经忘了我上辈子是如何将他推荐给刘邦,又是如何替他说话让他成为将军,又是如何将他亲手杀死。

永生(后续)

大家都知道永生梗的虐的结局是什么,但是就算知道还是虐(╥ω╥`)。中间甜一点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把那个孩子带回府中,我给了他一些吃的便去带他清洗。为他清洗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在发抖,我抬起头看着他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情,不过更多的还是害怕。真是可怜呢。

清洗完后我帮他擦干身子,随便找了一套自己小时的衣服让他换上。他跑到我的身边,靠近我的怀里,又在发抖了吗?我抚摸着他的头安慰他,没过多久他沉睡过去,看着他那安稳的睡颜还是蛮开心的。

唉,真是想不通,我居然把一个小孩子领回家了。他抱我的手突然抱得更紧了,做噩梦了吗?看来他短时间是离不开我了……

“嘘,不怕,我在……”他像是听到一般更往我的怀里靠,果然还是小孩子吗?

记得有一次他跑到我的身边对我说:“先生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我蹲下摸摸他的头,他捧着我的脸庞毫不犹豫的吻住我的唇瓣。许久之后才放开,他笑着说:“我听别人说只有这样先生才会永远不会离开我,所以先生要遵守约定的。”

我轻笑,答应他了。他开心的跑了出去,我苦笑一声,“这孩子是从哪里学来的啊……”

可是作为拥有永生的我好像食言了呢,很抱歉,重言。

渐渐的,他在我的眼中慢慢长大,终于等到他成年的那天了,看着原来总是爱哭的小孩子变成如今的男子汉,还是蛮开心的。

“今天开始你就成年了,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样和我撒娇了。”我走到他的旁边敲了敲他的脑袋,他嬉皮笑脸的说:“你明明知道没用的。只不过……”

他在我没反应过来之时吻住我,不像小时候那般温柔,现在充满了霸道和占有,一吻完毕他紧紧抱住我,“阿何,我喜欢你。”

看来还是小孩子啊,他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
时间就像白驹过隙那般快,自他离去已经有很多年了。那天,我只能眼睁睁的看他病死,最终只能在碑前相见。那位少年已经不在了,可我还在。

几百年来没有感情的我第一次感到了痛,那种痛,撕心裂肺。

我走到人类祭祀的神明祭坛,我跪下以最诚恳的稽首礼拜见神明。

我不求别的,只求您能:

赐我死。